关注国象协会

抓住国象第一手资讯

国际象棋大战 电脑真的要超过人脑?

2015年 01月 07日 16:0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1920年,在捷克作家卡佩克发表的科幻剧本《罗萨姆的万能机器人》中,第一次预言机器人消灭人类。上世纪90年代起,西方国家对电脑愈加惧怕,从《终结者》到《黑客帝国》等大片,完全可以看出人类对电脑失控的恐慌。 

    1997年,电脑第一次战胜世界棋王,被西方媒体评为世界十大新闻之一。近年来,随着人类在人机大战中的接连失败,愈发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反思:智慧输掉了,人类还剩什么? 

    真有这么恐惧吗? 

    引人注目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俄罗斯特级大师克拉姆尼克与顶尖计算机程序“深弗里茨”(Deep Fritz)的六局对抗赛在德国波恩开战。在昨天凌晨结束的首盘较量中,克拉姆尼克执白先行,与“深弗里茨”交战47回合后握手言和。 

    克拉姆尼克很明显不想和电脑进行复杂的技战术较量,从一开始就进行兑子大战,很快进入废局。网络观战的美国特级大师克里斯蒂安森评价说:“克拉姆尼克就想获得无风险的局面”。赛后,克拉姆尼克表示:“这局棋我承受了不少压力,但整盘棋丝毫没有输棋危险。”西方媒体认为,克拉姆尼克的策略是保平争胜,“最要紧的是保住人类的面子。” 

    本次比赛由德国鲁尔集团赞助,总奖金100万美元。如果克拉姆尼克获胜,将赢得所有奖金,失利也将获得50万美元。比赛每两天下一盘,下月5日进行最后的第六盘。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比赛增加了许多有利于人类的规则,甚至采用了国际棋联废除已久的封棋规则。对局超过6小时仍未结束,则由克拉姆尼克封棋,次日续弈,以避免人类因为过度劳累而出现错误。 

    克拉姆尼克与“深弗里茨”已经是老对手了。2002年,克拉姆尼克在前三局2胜1和的大好形势下,连输两盘被“深弗里茨”扳平。今天,最新版的“深弗里茨”每秒可计算800万至1000万步棋,运算能力比2002年的版本快一倍多。而人类最顶尖的国际象棋高手,每秒最多只能计算10余步。 

 克拉姆尼克表示 为人类尊严而战 

    从事件经过看,人机大战只是一场科技之争或是一次成功的营销案例。从人机大战的结果看,人工智能技术经过50年的发展,依然没有走出“计算”和“模拟”的范畴。但《华盛顿邮报》说:如果哪一天电脑学会了人脑思考问题的方式,那么机器人就真的变得很可怕了。 

    今年8月,克拉姆尼克曾经对媒体说:“我认为自己获胜的机会只有四成到五成”。上周二,克拉姆尼克说:“我现在只是想一局一局好好下。”昨天第一盘棋结束后,有记者请克拉姆尼克预测本次对抗赛的结果。他表示:“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此前,克拉姆尼克在自己的网站中说:“虽然很多人都看好‘深弗里茨’,但应当清楚,很多棋手在与计算机对抗的时候总是过于紧张。有的棋手甚至拒绝人机大战。虽然计算机的发展日新月异,但我觉得我还是有机会取胜的。我想我可能是击败计算机的最后一位人类棋手。我和我的团队将竭尽全力!” 

    “深蓝”之父许峰雄 

    “深蓝”设计师许峰雄博士,出生在中国台湾,1982年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来到著名学府卡内基·梅隆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他选择的论文课题是研制一台能够下国际象棋的电脑。 

    1986年,许峰雄设计出一台不仅能算出棋路,而且还能摸清对手战术意图的电脑,取名“蕊验”,次年升级为“深思”,战胜了国际象棋特级大师拉尔森。 

    IBM公司出价1万美元请卡斯帕罗夫和“深思”下一盘。棋王轻松取胜,并戏言说:还需要给电脑加个程序——让它知道认输。 

    1995年,许峰雄在IBM公司研究出“深蓝”(Deep Blue)。 

    1997年,“深蓝”战胜世界棋王比赛结束的第二天,IBM公司的股票价格上扬3.6个百分点,为IBM带来多达2亿美元的收益。(封刚) 

  围棋还处于业余水平 

    2004年,棋后诸宸在两场国际象棋人机大战中均负于“紫光之星”。 

    今年8月,首届中国象棋人机大战在北京举行。特级大师柳大华两战皆负,徐天红两战皆和,卜风波一负一和,张强一胜一和,汪洋一胜一和,电脑以微弱优势战胜人脑。 

    10年前,电脑战胜世界最顶级的国际象棋棋手。现在,电脑在中国象棋的领域达到大师水平。但全世界最好的机器配上最先进的软件,在围棋的水平上却依然仅仅相当于一个初级的业余棋手。原因在于,围棋的复杂程度远远大于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刘清) 

  和电脑下棋很寂寞 

    ■卡斯帕罗夫:我感受到来自棋桌对面的一种新型智慧。我要考虑公众因素、科学因素和心理因素,而电脑只考虑棋的因素。 

    ■克拉姆尼克:相信我,败给电脑的痛苦感觉,相当于败给同行的两倍。 

    ■范维利(荷兰特级大师):按自己的风格和电脑下棋,简直是自杀。 

    ■谢军:和电脑下棋不来电。 

    ■许银川:和电脑下棋很寂寞。 

    1997年,当卡斯帕罗夫负于“深蓝”时,著名棋评家菲舍套用莎士比亚的名句评论说:您是愿意投降呢,还是一定要我为您流汗。要是我流起汗来,那是你亲友的眼泪,悲泣着您的死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