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国象协会

抓住国象第一手资讯

诸宸:国象推广非洲行

2015年 12月 21日 13:41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admin

 编者:日前,前女子世界冠军诸宸对塞舌尔、莫桑比克、马拉维和赞比亚几个非洲南部国家进行了长达17天的访问。

 

作为国际棋联女子委员会执行委员,诸宸此行主要目的是促进和提高国际象棋在非洲的普及,鼓励非洲年轻女棋手学棋,激发她们对国际象棋的兴趣,进而延长国际象棋运动寿命。


 

出访期间,诸宸做了多次国际象棋讲座,并与各非洲国家选拔出来的优秀青年棋手进行了多场车轮指导,而且还参加了若干国际象棋文化活动。

 

最近几年,国际棋联女子委员会对国际象棋在非洲的发展给予了大力支持。她们相继派代表访问非洲国家,提高非洲国家的国际象棋运动水平和普及程度。2014年,国际棋联女子委员会曾安排乌克兰女子特级大师卡洛维奇访问博茨瓦纳。今年,诸宸代表女子委员会访问塞舌尔、莫桑比克、马拉维和赞比亚非洲南部四国。按计划,2016年第二季度,诸宸还将访问西非和东非。

 

非洲国际象棋协会对诸宸的到访感到非常荣幸。赞比亚国际象棋协会主席 Aaron Banda 说:“前女子世界冠军诸宸的到访是对非洲女子国际象棋发展的极大促进。相信年轻的非洲女棋手一定能从诸宸的指导中受益匪浅。”

 

 

这是我第一次去非洲南部,以前去过非洲的突尼斯和尼日利亚,北非其实很多地方和欧洲已经非常接近了。尼日利亚那次基本没有出去逛,短暂的停留,下了一个车轮,去了一趟市场,印象不算太深。

 

 

这次是一个人,主要任务就是在非洲推广资助国际象棋运动。国际棋联多年来为国际象棋推广做了很多工作。棋联长年给非洲捐赠国际象棋棋具。我这次带来了卡塔尔棋协捐赠的棋具,以及国际棋联女子委员会的T恤衫和明信片等礼物。

 

到达非洲后,非洲棋协主席路易斯先生一路陪同,17天一共去了四个国家10个城市。以前对非洲了解很少。去非洲之前打了黄热病、甲肝的预防针,并带着痢疾药出发前两天开始吃,到回来后再吃两天结束。多哈的医生给的建议,有些人打痢疾预防针有出现轻度癫疯的状态,所以最好吃药。医生的话说的我,内心隐约忐忑不安。

 

到非洲后,发现眼见为实。人生不需要太多猜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亲历。于是想起,95年一次去德国比赛,当地的友人问:“中国是怎样的国家,是不是只能听广播?”“那么多自行车,自己的车停在哪里能记住吗?”其实那时中国已经相当开放,生活水平也挺不错了。

 

非洲的不同区域大概是中国80年代、90年代、00年代、10年代的综合体吧。大多数非洲国家的人都说着流利的英文。一些国家同时说英语和法语,一些国家说英语和葡萄牙语。这是历史殖民地遗留的习惯。部分人受到非常高的教育,他们去英国最好的大学读书。由于英语是大多数国家的主要语言,可想而知接收欧美最新科技与文化信息是最快速的。

 

 

第一站到达塞舌尔。塞舌尔堪称人间天堂,与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并称为印度洋的三颗明珠。我们的“导游”+“司机”是塞舌尔奥林匹克协会主席,他非常善良和热情,深深的爱着自己的国家塞舌尔。我听到他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塞舌尔的美在于,无论你站在哪里,都可以看见蓝天、大海、树林。”我当地还看到了大海龟,是我这辈子见过大的海龟。

 

 

在塞舌尔,我受到了副总统的接见。我是来第一个正式来访的体育世界冠军。几乎在每个国家,我们都与体育部部长、女子委员会主席及青年委员会一起见面开会,探讨国际象棋在当地的推动与发展,开展女子国际象棋的意义。塞舌尔的总统、体育部部长等他们都会下国际象棋。我们还去了几所学校,分别给孩子们做了演讲并下了车轮战。另外,我还跟塞舌尔国家队进行了车轮对弈。

 

第二站去了莫桑比克。莫桑比克的国际象棋开展得很不错,莫桑比克总统也很喜欢国际象棋。其中马图拉城市正在进行所有学校国际象棋进课堂的推广计划。他们的下一个计划是向全国所有的学校推广国际象棋。

 

莫桑比克是有石油、天燃气、各种宝石与矿山、大海与农场,河流和山川,这样的一个国家,是不是在资源上已经应有尽有。由于近年找到石油,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莫桑比克首都海景房已经非常昂贵。总体来说非洲的贫富差距大,缺电缺水,莫桑比克也是如此。

 


 

之后我们去了马拉维。马拉维是一个晚上7、8点几乎整个国家的人都进入梦乡的一个国度。农业是国家的支柱产业。很多人每天的生活费不到1个美元。在非洲几个国家整体的推广过程太投入了,看到爱好者们每个人都想抓住机会试一试,好多次下着车轮竟然忘了吃午饭,好几天每天吃两顿饭,有时一天去几个地方,下两场车轮,多的时候走7、8个小时。一次车轮中,下到天黑,停电了,于是组委会拿出一个照明灯我下完一步,灯跟着我移到下一局棋。后来虽然来电了,但瓦数不够灯不够亮,我得非常集中注意力才能思考棋局。

 

 

在马拉维的森林公园里我呼吸到了最美的空气,一种纯粹的自然美。我们还去了一所孤儿学校。令人非常感动的是学校其实是孩子们的家,他们内心充满爱、幸福、快乐。这与我以前去过的孤儿院反差很大。那里的孩子也下国际象棋。

 

 

最后一站是赞比亚,赞比亚和中国的关系一直非常好。在赞比亚我们去了 Livingston 赞比亚最好的学校与学生们下车轮,一起分享下棋的快乐。在那里见到坐落在森林公园里的酒店,设施完美,野生长颈鹿、斑马、鹿偶尔出现在酒店的园子里吃草吃树叶。于是看到将来的某日,人类与动物们回到和谐相处的时代。

 

 

 

在 Livingston 有幸看到了世界新七大奇迹维多利亚瀑布。瀑布一共形成了八条山谷,每一条山谷形成期是一百万年。从山谷中穿过,仿佛穿越了八百万年。

 

十几天的非洲之行令人难忘。这里的人民热情好客、自然风光震撼人心。国际象棋在非洲的推广难度很大,尽管有国际棋联的资助,但非洲政府的拨款很少,几乎不可能有专业队。不过,非洲棋协主席是个很有个人使命感的人,让人尊敬。非洲各地孩子们的学棋热情令人印象深刻。衷心希望未来非洲能够更多人学习国际象棋,喜爱国际象棋。(塔尔)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