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国象协会

抓住国象第一手资讯

专访苏伟利: 站在黑白王国顶峰的少年

2016年 08月 31日 15:24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责任编辑:admin

 

苏伟利赛后愉快接受采访

想知道赢得一个平均等级分高达2778的世界顶级国际象棋赛事是何感受?怎样自学成才成为一名超一流的特级大师?要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职业棋手,需要怎样程度的自律与牺牲?在与对苏伟利的采访中,我们想要的不仅仅只是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且还有深入剖析过的苏伟利全部在2016年辛克菲尔德杯棋局背后的逻辑。对于苏伟利这位已经名震棋坛的超一流选手而言,他的人生座右铭也显得十分直接:“我的生活纯粹而简单,这就是我想要的最大的快乐!”

就在两周之前,苏伟利刚刚赢得2016年度辛克费尔德杯大赛冠军。但他几乎没有任何庆祝的时间,这位22岁的年轻顶级职业棋手已经紧密备战巴库奥林匹克赛,这一次他将首次代表美国队。虽然行程安排十分紧张,苏伟利还是欣然接受了Che记者base的新闻采访,回忆这次力克阿罗尼扬、卡鲁亚纳、阿南德、托帕洛夫等超一流选手荣获冠军的光辉历程,同时也像我们阐述了一位常年征战全世界最高等级赛事的职业棋手的生活。

 

辛克费尔德杯最终排名

 

 

骄傲的胜利者

 

记者:首先衷心祝贺你赢得2016年度辛克费尔德杯,这是全球等级最高的国际象棋超级大赛,而你以领先半分的明显优势最终夺魁,对这样的结果内心有什么感觉?

 

苏伟利:现在我脑海里唯一的一个词就是——难以置信!

 

记者:就在一年前举行的辛克费尔德杯上,你还在众多超级棋手中排名垫底,而仅仅一年后你便拔得头筹,这实在很不可思议! 在你刚刚参赛的时候,你对此项赛事的期望是怎样的?

 

苏维利:当然,每参加一个比赛,我都希望自己能是最后的胜利者!也许我这样的期望有些脱离实际,但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一直在稳步前进,试图不断完善我的对局水平,同时也尽力使自己变得更加成熟。夺冠与变得成熟是漫长的过程,赢下这场赛事并非说明我已经大功告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我们听到一个有趣的传闻——在开幕式上,所有的选手都被要求写下他们认为会最终赢得赛事的选手,你能像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苏伟利:这并非是写在纸上,而是在现场说给观众们听。组织者莫里斯逐个探询每一个选手,告诉大家他们认为最终谁会赢(除了提名他自己之外),当时我提到的是卡鲁亚纳。并没有任何人提到我的名字!

 

记者: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你让每个人都大吃一惊!现在让我们全盘分析一下整场比赛中的关键进程。你在首场比赛中漂亮地赢下中村光,这堪称是整个赛程中的核心对局。

 

苏伟利 VS 中村光,第一轮

(许多棋迷对于在这盘棋中你选择了少见的Rfb1而非Rab1感到困惑,你能解释一下其中的缘由吗?)

 

苏伟利:我在当时看到自己的车能从b1格移动到d1,这使得我在a1的车十分安全。我注意到当我车在f1时,黑象能潜在地威胁到我,这使我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苏伟利和他的猫在一起

 

记者:这是你在超级大赛上首次战胜中村光。取胜这样的对手感觉一定很棒,对不对?

 

苏伟利:确实如此,他实在很难对付!

苏伟利 VS 阿罗尼扬,第三轮

 

记者:在我的数据库里,这个局面下的所有四盘对局都是黑方以Nc5回撤来应对,而这里阿罗尼扬却意外地选择了Nf2. 这步棋让你感觉惊讶了吗?如何看待这里黑方选择以两枚轻子兑换白方一车一兵?

 

苏伟利:确实他在这里让我吃了一惊。在赛后讨论时,他告诉我一直到Qf6之前都在他的准备范围之内。对于我来说,我会选择保留两枚轻子而非一个车。我感到如果在之后的局面中自己能更好地处理后翼的话,我将处于优势。

 

记者:对阵阿罗尼扬的第四轮和局显得非常平淡。执白没能有机会获胜有没有让你感到一些懊恼?

 

苏伟利:这倒不会,在面对一个非常优秀的对手时,即使你执白也很难占到便宜,特别是在开局又没有准备到对方的对局库(而抢占先机)的时候。对我来说,执白和执黑完全没有什么区别,这基本上全部取决于你当时的发挥如何以及对手对你的招法作何反应。

 

记者:在你与前世界冠军阿南德的对局中,你们两位在开局都十分迅速。在中局阶段,你想出了让阿南德措手不及的两步妙手,赛后他对这两步棋赞赏有加。被全球最好的开局理论家这样赞赏,你心里感觉如何?

 

苏伟利 VS 阿南德,第四轮
 
 

苏伟利在中局不利局势下妙手扳平局面

 

苏伟利:我真的感到十分荣幸。我对阿南德有着崇高的敬意,无论在对局中还是在生活上,他都是一位无可挑剔的绅士。因此,能够亲身得到他的赞赏感觉真是棒极了。

 

阿南德:“小伙子这几步下得真是不错!”

 

苏伟利 VS 托帕洛夫,第六轮

 

记者:在第六轮对阵托帕洛夫也许是你整场比赛中最关键的赛点。在开局阶段和后续一些招法上,你看起来对取胜不是特别抱有信心。在当时你是怎样想的呢?

 

苏伟利:您描述的这个局面大概是双方均势的,但是想要预测前世界冠军托帕洛夫的招法非常困难。不过我设法控制住局面拿下宝贵一分,并且在第六轮之后有了一个较为明显的领先优势。在那之后,拿下比赛冠军看上去有一些接近现实了,但我竭力使自己不去幻想。我只是更专注于接下来将要进行的对局,并且努力发挥出全部实力。

 

记者:你在第八轮对阵法比亚诺时采取坚守策略获得一盘和棋。现在你已经赢得了整场比赛,看起来守和是一项非常英明的主意。不过,对于执白的选手这样做,会有些感到可惜吗?

 

苏伟利:通常情况下,无论是执黑棋还是白棋,你必须谨慎评估你的现状,戒骄戒躁。国际象棋是一项战略性的游戏,我从不反对在形势亟需时采取主动求和的策略。

 

记者:你在最后一轮对阵马克西姆,比赛开始之前紧张吗?在洗手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伟利:那时候我的确非常紧张。在比赛开始之前。我在洗手间里洗手,在水槽边缘放置着一个花瓶。我想我一定是走神了,在上一刻它明明还好端端地摆在那里,下一个时刻它就已经掉在地板上摔得粉碎!我又急又恼,本想自己把它清理掉,结果意外地又把手指划伤。这时候我想到马克西姆也许已经开棋,急忙跑回座位。裁判看到我的手在流血,他们很快地清理了玻璃碎片,又给我绑上创口贴。我的家人开玩笑说,他们随后收到了一张来自组委会的74950美元的花瓶赔偿单。这确实在那场比赛中短暂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记者:我们听说你在比赛开始前读了卡斯帕罗夫的传记《伟大的前辈》,这帮助了你的赛前准备,此事属实吗?

 

苏伟利:是的,我确实读了很多前辈的传记,因为有他们的努力,才会有现代国际象棋进一步的发展。从他们的尝试和对局中吸收经验是很重要的。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的选手都过于依靠死记硬背电脑的分析,而看看这些历史上最伟大的棋手们用头脑分析出来的招数会很有趣。

 

苏伟利与偶像卡斯帕罗夫对弈

 

记者:为了专心训练你在一年前就不再使用互联网,这件事是真的吗?你为何下决心做出这样的决策,在当前使用社交网站对职业选手来说是有害的吗?

 

苏伟利:当我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棋手后,我仔细思考过自己所真正需要的东西——更多分析对局的时间,以及更少的压力。在我远离互联网之后,这两者随之而来。我们在家里有互联网,但它一般只用于电子邮件沟通和分析对局。我妹妹艾比有我们全家唯一的一个手机,她很擅长用此来回绝一切令人不快的各种要求。我已经有快两年不使用社交软件了,互联网也几乎不用,但我仍然活着,健康和快乐地活着。

 

没有互联网的生活很美妙!(图片来源:  Facebook)

 

记者:苏伟利,你给我们的感觉完全是自学成才。你没有聘请任何世界顶级的教练。现在你的等级分已经达到了2782!你认为在没有专职教练的情况下,在这类顶级大赛中持续获胜是可能的吗?

 

苏伟利:最理想的情况当然是有一个伟大的教练,一个顶级的陪练伙伴,一个赞助商,等等。我当然希望能拥有这一切(资源),而且我现在的水平确实也得到了不少关注度。经过努力,也许我能得到一切我想要的。但我的故事与其他数以百万计的孩子们并没什么不同。我小时候家境十分贫穷,菲律宾也是一个比较贫穷的国家(至少对某些人来说)。不论我想要什么,都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在那时,我的心思总是摇摆不定,有很多次我已经打算放弃国际象棋,因为我看不到任何改善和提高的方法。在我十几岁时,有好几年我根本没有仔细研究下棋。我来到美国,初衷并非是做一名职业棋手,而是设法取得一个学位并且借此谋生。我始终觉得自己不够好,根本没法与那些有庞大后援团的对手们同场竞争。我感谢上帝,他冥冥之中一步步推着我前进。在2016年,我被桑福德大学授予奖学金,这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与鼓舞,已故的桑福德先生如果知道他的慷慨这样恩泽了下一代的年轻人,想必也会感到宽慰的,我诚挚地感谢他的庇佑。

 

记者:你谦虚的美德令人印象深刻。是什么让你一直拥有这份平易近人的态度?

 

苏伟利: 我认为所有的才华都来自于主的恩赐。天赋是一份恩赐。成功是一份恩赐。如果我想要夸耀,我要说蒙主眷顾给了我这样好的机会。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优秀是十分愚蠢的。我全力争胜,尽一切努力成功,但依然仍要感谢主的庇护。在最后一轮,阿罗尼扬与托帕洛夫的和棋十分凑巧,夺冠对我来说不啻为一个奇迹。正如我在闭幕式上说的,任何一名参赛选手都有夺冠的实力,只不过恰好这次轮到我。

 

记者:让我们谈谈2016年奥林匹克赛吧。美国队是本届赛事二号种子,同时也是夺冠大热门之一。作为美国队的主力队员,此次感觉如何?就在上届奥赛上,你的身份还是教练!

 

苏伟利:现在讨论金牌确实为时过早。但对我来说,就算仅仅是参赛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这届奥赛有许多强大的队伍对金牌虎视眈眈,我们并非十拿九稳。当然,拿到金牌无疑最好不过。在2013年,我在俄罗斯大学生运动会上为菲律宾赢得一枚金牌,他们已经有整整50年没在国际象棋项目上夺金了。菲律宾体育部门的上级们为了归功于谁的问题争吵不休。到最后他们也没能达成统一,所以我并不算是完全“赢得了金牌。除了金牌之外,实际上还有一百万比索的奖金(注:143577人民币),但我一直没有拿到过。我只在2015年收到了一份承认荣誉的空头支票。政治家们许诺参议院会向我颁发荣誉勋章,但是根本没人提到奖金的事情。[大笑]

 

记者:在2014年奥林匹克赛上,中国队夺得冠军的秘诀是伙伴之间互帮互助的坚固友情。中国选手们互相之间分享准备的对局和对手招法的笔记。你、法比亚诺和中村光是队友,也是在未来比赛中竞争的对手。在奥林匹克赛上,这有可能成为阻碍你们互相分享对局经验的屏障吗?

 

苏伟利:也许有可能。但我们是职业选手,知道我们必须做什么。我相信,我们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代表这个对我们如此好的国家参赛,在这两周的时间内,把个人利益放到一边。

 

与卡斯帕罗夫在一起——美国队奥赛阵容

 

记者:如果没有提到对未来的展望,这次采访就算不上是完整。你的议程上的下一步是什么?

 

苏伟利:我喜欢在固定的时间内只安排一场比赛。除了专心准备对局之外,任何其他多余的臆想都只会徒增压力。在奥林匹克赛后,我将前往马恩岛参加在那里举行的国际公开赛,而伦敦国际象棋经典赛将会是下一个。我过着简单而快乐的生活,这就是我未来的目标。(雪狐)

 

 

回顶部